宝发彩票

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奔跑的高跟鞋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担心谁
    跟桑奇一起,沈深自然不用开车,坐在后面闭目养神。

    “是不是很累?”桑奇从后视镜看她。

    “还好。”沈深不想跟他说话,特意坐到后面,纯把人家当司机。

    桑奇点开音乐,舒缓的声音在车内流转,沈深的眉头慢慢松开。

    “对了,你房子买了吗?”沈深问。

    “还没。”

    “哎,奇奇,你当帮我的忙吧。我不能跟你住一起,要是家里知道肯定不放心。”

    桑奇很想问,为什么不放心?再一想,肯定是前车之鉴,没趣的摸摸鼻子。

    “所以不是不信任你,是真不能跟你一起合买。你搬过去,我就可以住到对面,这样就算李女士过来,我也容易应对。”

    沈深不想跟家里人讲实话,说自己害怕之类,提起前事,大家难免伤心、担心,现在陆可明和莫一囡一家子好好的,过去的就该过去。门对门方便,这样大家都认为她住在陆可明那里,挺好。

    再说,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他们的关系本来就敏感,不仅跟家里没法交代,跟箫楠也没法交代,人家可是自己正牌男友。

    桑奇清了清嗓子,还好他想过怎么应对。

    “是这样,我觉得还是你住过去好,上班方便,我之前跟房东谈了谈,似乎对方很急着用钱,说价钱好商量,也就是可以砍价。”

    “真的?”

    “嗯,我们再砍砍,你能接受多少?”

    “首付要一半吧?”

    “对,你回去看看手头有多少能用的,不够我借点给你,还是搬过去吧,老住我那边,万一漏了馅儿也不好解释。”

    沈深狐疑,突然问:“桑奇,那房子不会就是你的吧?”

    “怎么可能!是我的我怎么可能要你的钱?”

    “哎,也是。你跟房东砍砍看吧,那边市场价摆着,估摸着下调空间有限。”不过是可以考虑借钱,沈深开始琢磨。

    沈深到的时候,箫楠和莫丽已经到了。

    “婶婶!”莫丽亲热的挽她的胳膊。

    “这身运动装很青春靓丽啊。”沈深说。

    “人家本来就是青春元气美少女。”

    箫楠和桑奇是认真跑步,莫丽没有让沈深失望,才两三百米就叫苦不迭。

    “我可以少吃点,为毛要选跑步减肥啊!”

    “再坚持一下?”

    “不了不了,我呼吸不过来,咱们歇歇吧。”

    “好的。我们慢慢散步吧,完全停下来会冷。”

    莫丽挂在沈深身上,两人边走边聊天。

    “我在隔壁学校发现一枚帅哥耶。”莫丽说。

    “比桑奇还帅?”

    “嗯,那倒不至于,不过那小子看起来很好骗的样子,好想吃一口。都怪桑奇,看得到吃不到,我好难受哦。”

    沈深看着莫丽摆出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哭笑不得。

    “谈恋爱嘛,又不是婚姻,女孩子还是矜持一些好。”

    “精神恋爱,哦no!你跟我叔叔也是精神恋爱?”

    “保密。”

    “那就是了。婚前不试试,万一婚后不匹配呢?那方面也是很重要的。”

    话题危险,沈深不搭话。

    “我是不要精神恋爱的,我想过了,反正我跟桑奇没有责任义务限制,我有需要可以寻求外援。”

    这话雷到沈深了,这是公然要出墙的节奏啊!再一想,桑奇也偷腥啊,也好,公平了。

    “我下次拍了照片给你看,他真的很可爱呢。”

    “好呀,我给你保密。”

    “别担心,没事。”

    沈深想问,为什么这么确定没事,桑奇和箫楠已经跑完一圈儿过来了。

    “你们不跑了?”箫楠问。

    “叔叔,我跑不动了。”

    “那我们早点回吧,你们穿太少,万一冻到。”桑奇说。

    “恩恩,还是奇奇体贴。”莫丽说。

    桑奇建议一起吃火锅,莫丽拍手赞成。

    “行,反正没怎么出汗,我去洗把脸就好。”箫楠说。

    沈深本来计划二人世界,跟箫楠聊聊,现在看来要泡汤。不过无所谓,来日方长。

    捞王的火锅,汤底一如既往的好,连续两碗下肚,整个人都暖和起来。沈深这才脱掉外套,身上顿时松快了。

    “你的设计怎么样了?”沈深问箫楠。

    “差不多了,客户提了一些细节要求,再改一改就能交付。对了桑奇,我有个程序上的问题,正好跟你请教一下。”

    “请教不敢,探讨吧。”

    箫楠和桑奇两人聊起来,越聊越起劲儿。

    莫丽闷头苦吃,沈深瞪大眼睛:“你不撑吗?”

    “不撑啊,我才七分饱。”

    “七分饱就可以了,晚上不能多吃。”

    “七分饱就是没饱啊,怎么可以?”

    “你平日都这么吃吗?”

    “对啊,对我来说就两种状态,要么没饱,要么好饱,现在就是没饱。这两种是正常状态,你说的七分饱之类,对我来说不正常。”

    沈深眼里大写的“佩服”。

    用餐期间,箫楠手机响起,他出去接电话。

    “什么事这么神秘?”莫丽嘴里包着虾丸子,含糊不清。

    桑奇看了眼沈深,问:“饱了吗?要不要再来点什么?”

    莫丽说:“五色虾滑再来一份。”

    “好的。”

    “你不能再吃了。”沈深担心她回头不舒服。

    “我还能吃一点。”莫丽坚持。

    箫楠回来后,似乎有些坐立不安。

    “是不是有什么急事?”沈深问。

    箫楠抱歉:“我得回公司一趟,客户临时要加要求。”

    “那你去吧,工作重要。”沈深说。

    “没事你走吧,回头我们送婶婶。”莫丽说。

    箫楠再一次跟沈深道歉,眼里有纠结,但还是先走了。

    沈深愈发没了胃口。

    莫丽战斗力惊人,一个人几乎消灭了三分之二的食物。

    结束后,桑奇还是先送莫丽,然后和沈深一起回家。

    洗完澡出来,桑奇见沈深顶着干发巾坐在沙发上,前后姿势都没有变化,便靠过去。

    “怎么了?有心事?”

    “哦,你洗好了?”

    “箫楠?你担心他?”

    沈深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也没认识多久,有那么了解吗?有那么担心吗?”

    这话就酸溜溜的了,沈深叹了口气:“也不是担心,毕竟年纪在这里摆着,都是有经历的成年人了,能照顾好自己。”也正因为彼此都有经历,她也不好多问。

    “那你回来就闷闷不乐的?难不成是担心我?”

    桑奇这么一说,沈深想起莫丽的话了,忽而笑了:“是要担心你。”

    “担心我什么?”

    沈深抿嘴,暗想:担心你被绿了。

    “说呀!不说我挠你痒痒啊。”

    “别别!”沈深往旁边躲了躲。

    桑奇想了一下,问:“是不是莫丽说什么了?”

    “嗯,你好好照顾人家。”

    桑奇一脸疑惑,不知沈深这话有何深意。

    桑奇惹桃花的本事一流,想到这里,沈深脑海中又闪过一张面孔。

    “对了,陆燕看过心理医生对吧?你知道她什么病吗?”

    “不清楚,怎么突然提起她?”

    “前两天她给我打电话了,语气很伤心,我对她没什么好感,但也不希望她出事。”沈深摸了摸桑奇的脸,“她真的很喜欢你。”

    桑奇“切”了一声:“喜欢我的人多了,难不成我都得喜欢回去!”

    “你生什么气?我又没说什么,只是觉得她状态不好,已经告诉倪恳了,倪恳会和潘登商量,希望能帮到她。”

    “我以为你恨她。”

    “恨她还不如恨你,都是因你而起。”

    桑奇垂眼,一副落寞的样子,引人伤心。

    “其实这么说也不对,非你本意。后来我回想,那段时间首先是我自己出了问题,当然,陆燕也做了我不喜欢的事,你也一样,所以我很生气,但毕竟都过去了,没什么恨不恨的。”

    “小深,对不起。”

    “都过去了,我那时候最大的压力来自于nz工厂的厂长tony,有grace在时还好,后来换了鸟叔,真是……”现在回想起来,沈深仍能感到当时的无助甚至绝望。

    “是我不够好,我不懂事,从来没有站在你的立场想问题,还一味觉得你不在意我、不信任我,甚至……”桑奇红了眼圈儿。

    “都过去了。”沈深安慰,“现在也挺好的,你有小莫丽,活泼开朗,不愁生活中没乐趣。”

    “其实我跟她玩不到一起,兴趣完全不同。”

    “那就慢慢培养嘛。”

    桑奇就看着沈深不说话。

    “我跟箫楠,是认真的,家里都很看好。”

    “我知道,所以我会很小心。”

    “小心什么?”

    桑奇暗想:小心做你的情人啊,小心破坏你们啊。嘴上说:“小心配合你,不让他知道不该知道的。”

    沈深皱眉:“你别使坏。”

    “不会的。”桑奇一脸认真,“我祝福你们。”

    “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那你要我怎么说?”

    “算了算了,睡觉了。今晚不许爬床!”

    桑奇一缩脖子,乖巧的点头。

    第二天早上,在沈深醒来前,桑奇已经起床了,沈深摸摸旁边的余温,无力的叹了口气。

    房子的价格很快出来了,这是一个让沈深目瞪口呆的数字,她坚持想见见房主。

    秦望川一脸无奈。

    “是你啊!”沈深说。

    “对啊。”

    “你不是开玩笑吧?”

    “不是,因为我欠了很多、很多钱,所以现在很缺、很缺钱,你赶紧买吧。”他受不了了,回头好好跟桑奇算这笔账。
快3网_宝发彩票 快3网 快3网 快3网 快3网-欢迎您 快3网 快3网-宝发彩票 快3彩票—宝发彩票 快3网-宝发彩票 快3官网-宝发彩票 快3彩票 快3彩票网 快3彩票---宝发彩票_欢迎您 彩票c8|欢迎试玩 快3彩票登录-宝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