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发彩票

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叩天门 > 第四五三章 反客主
    元婴大能修士,任何一个对于叶拙而言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都不用催动什么杀伐之术,只需要施放出来威压气势,叶拙八成就会受不住被压垮。即便多了一件灵通法宝,甚至叶拙之前就能猜到它会比自己预想的更合心意许多直接融入了千羽风雷翅,让自己这件法宝化作本命法宝的同时,品阶还会陡然提升好多级,叶拙也清楚在那几位面前,自己依旧还是蝼蚁般的存在,经不住别人任何一个的随手一拍。

    有别的可能情况下,绝不能将希望寄托于别人的善心好意之上,那几位早先抽干过自己的精血,事实上已经灭杀过自己一次,叶拙不觉得他们发现自己的秘密之后会生出愧疚之意而放自己一马,或许他们不会再急着取自己的性命,但结果可能比死去还要更凄惨。无论是死去重生,还是轮回大阵,又或者无间世界,以及灭杀老妪这些事情,叶拙绝对相信,自己这几天经历的每一件事情,都足够引起这几位的兴趣。真要发现自己从里到外都只是金丹境界之后,这几位肯定会直接将自己掳掠回去。至于最终会被哪个带回到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肯定,后面的日子肯定是生不如死,求生不能求死不成就是了,或许比无间时间镜像离云岛中的亿万先人处境要好上那么几分,也绝对不是叶拙所想要的。

    更何况,死而复生一次,见识到了无间世界,发现了自己祖祖辈辈的族人死后都不得安宁的景象,叶拙心底想要掀翻天之诅咒禁制的念头比之以往更坚定更坚决了许多,没有希望都想要搏出一线来了,更不要说现在还远谈不上绝境。眼下的境况虽然同样的危险,一个不留神就会万劫不复,但比起之前被他们隔空摄取过来抽取精血时候的无力应对时候,已经不知道要好上多少了。

    当然,叶拙没有天真到觉得自己能够灭杀一个,就还能再照猫画虎将其他几个人也都如此灭杀掉彻底绝了后患的,不是每个人都如老妪那样仅剩一缕生机之气,其他人就算也如太姥老妪一样将叶拙摄入自己的本命法宝核心深处,叶拙也没那个本事直接斩杀对方的。

    叶拙想的正是虚张声势,只要能够再唬住他们一阵,随意扯上几句,然后告辞离去就万事大吉。只是叶拙担心的也就是这随意扯的几句话,无他,自己的金丹之路半梦半撞走过来的,对于以后更高境界的了解除了自己的推测遥想之外,也就只有从狐灵儿那儿听来的一些了,叶拙可不觉得仅仅靠着这些自己就能跟元婴大能交流什么的,真要说起修炼之事,自己一直避而不答顾左右而言他难说不会引起某个人的怀疑,而真要接口的话叶拙没那个底气,叶拙感觉自己说了一句话都被那几位察觉到不对劲,自己可能都不知错在那里。

    思来想去,叶拙觉得自己唯一能够将前辈高人身份维持

    住的落脚处,只有在自己的大道领悟之上了,尤其自己凭着对生机死意的掌控已经灭杀了一个元婴大能存在之后,叶拙对于这一点的信心更足了几分。元婴大能境界高修为厚实力强不假,但也不是全知全能无所不知的存在,否则那个老妪就不会敢把自己直接送入她唯一生机之气留存的本命法宝核心深处了,唯一的解释是,她根本不清楚这其中的危险,她根本不觉得有人能够直接抹去她的那一线生机,哪怕对方是元婴之上的存在亦然。

    死去的老妪对生机死意大道法则的无知或者说忽视给了叶拙足够的信心,她如此,其他人也差不了多少,就算其中某个人对于生机死意也有他自己的钻研,但不过初次见面,自己也没道理需要跟他谈论更深的东西,自己只要就着这个方面说出一些无可置疑的事情,让他们更加认定自己的高人身份,让他们更加不会起更多的别样心思就足够了。

    三天时间叶拙琢磨来,琢磨去,最终选中了自己觉得在恰当不过的切入点,就是他们几位的寿元了。若是其他人,叶拙还不会有那么的确定,虽然应该也能估算个大概,但误差肯定不小,未必就能镇住谁,说不定还会徒遭人笑话。但其中还有胡眉道人跟狐冬令两个就不同了,因为之前叶拙从狐灵儿那里听到过他们更多的讯息,比如他们如今的大概年龄跟境界,两相结合之下,叶拙就能够估得出他们两位剩余的大概寿元,再对比自己前后感应到他们身上的生机之气差别,叶拙也就能够算出他们两个提升的幅度,换言之,也就能估算出他们的寿元增加了多少。

    不过就算有这么多的讯息,叶拙也不可能真的估算到那么的准确,事实上,叶拙也没想着要多么的精确,在叶拙看来,就算上下浮动有个两三百年,也足够显出自己的手段,足够让这几位元婴大能对自己这个前辈高人认识更深刻了。叶拙觉得有了这个打底,即便自己再不接他们其它任何的话头,只凭着这一点也应该足以打消他们可能出现的怀疑了。

    而二选一选中胡眉道人,一来,在叶拙的感应之中,她提升的最多,正好是个由头,二来,叶拙绝不认为元婴之上的修士一个个就是圣人,就没有嫉妒之心,提升幅度别别人高出一倍还多,叶拙不觉得其他人就能心平气和的接受,至于能引起他们之间多大的龌蹉之心,叶拙就不去管了,反正能够给胡眉道人添点堵总是好的,即便几个人都可以算是谋杀过自己一次的仇人,其中也有主次之分,胡眉道人就是叶拙认定的那一个主谋无疑了。

    叶拙推算的没有错,不用去追问,只看胡眉道人瞬息之间的神情变化,以及她投向自己的目光,叶拙就知道自己说到的两千五百岁确如自己所想的一样相差不远,自己的话语却是惊到了胡眉道人了。

    不过叶

    拙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推算似乎太没错,太准确了些,不仅仅惊到,甚至还吓到了胡眉道人,她投来的目光之中不仅仅有吃惊,更有骇然之意。叶拙不觉得胡眉道人是在演戏,自己真是前辈高人,她这样的表演没有什么用,自己是金丹境界,她这样的表演没有意义。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自己推算的数字恐怕比自己以为的还要更接近胡眉道人的真实情况。

    叶拙想要凭着自己对生机死意大道的体会来镇住几个其他手段根本不可能镇住的元婴大能修士,好让自己的前辈高人身份更加坐实,却并没有想过要将自己在他们眼中的位置更加拔高,甚至让他们生出敬佩,进而生出热切的求教之心的。叶拙之前预想中最理想的情形,只是让他们生出更多几分忌惮,不再等自己要告辞离开时候生出阻拦的念头甚至举动就好,至于以后,最好老死不相往来,此生再不相见才最好。

    同样不用去向谁求证什么,只看几个人同时间朝自己看过来的目光之中有震惊,有难以置信,叶拙就已经能大概猜到他们心中的想法了,震惊骇然以及难以置信的肯定是自己展示推算寿元的本事,叶拙相信自己前辈高人的身份在他们那里更加坐实,便是此刻自己主动说自己就是一个金丹修士,这几位都不会相信,只会说自己在跟他们开玩笑的。单只这些并没有什么不妥,比自己预计的影响更大些也只有好事,让叶拙感觉自己装叉装过头的是,他们目光之中随着一起露出的还有殷切炽烈之意。

    一个瞬间,叶拙感觉自己像是一头被饿极了的凶猛野兽盯到的猎物一般,好在这几位眼中炽烈热切之中并没有凶戾之意,也没有谁真的直接冲了过来,让叶拙能够稍感安慰几分,否则,真要因为自己装叉过头而露了马脚,那叶拙可就真的找个墙角自己哭去了。

    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弄巧成拙,奈何话已经出口,想要收回也不可能了,叶拙能做的只有顺着这个方向继续将假冒的前辈高人继续扮演下去,至少今天先混过去再说。至于以后,只有以后走一步看一步了。只看这几位的架势,以叶拙觉着就算自己再怎么不想见他们,他们以后也肯定会四处找自己。想想之前自己被他们隔空摄走的经历,叶拙不觉得这世间还有什么地方会比南荒境大榕树本体所在更加可靠的,更何况自己也不可能一直托庇于大榕树,自己想要的是掀翻自驾离云岛上的天之诅咒禁制,少不得肯定要回去琢磨,而自家离云岛,叶拙也不觉得如果这几位下定决心要闯的话,还能挡得住。

    “大爷!”心底暗骂一声,叶拙脸上却还如刚刚一样微微笑着朝几人点点头,最终目光再次落在了胡眉道人身上,反客为主先提起了话头:“两千五百年寿元,叶某佩服,以后有机会还真要请教一二。”
快3网_宝发彩票 快3网 快3网 快3网 快3网-欢迎您 快3网 快3网-宝发彩票 快3彩票—宝发彩票 快3网-宝发彩票 快3官网-宝发彩票 快3彩票 快3彩票网 快3彩票---宝发彩票_欢迎您 彩票c8|欢迎试玩 快3彩票登录-宝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