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发彩票

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南宋风烟路 > 第1589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1)
    命案真凶?林阡、战狼?非此即彼?

    不,世人都没想到,还有一个人不需过多乔装,便能做到轮廓和林阡完全一样,那就是他的双胞胎弟弟,林陌。

    没想到他,完全是因为战狼锋芒太露,而他林陌,从来都是那样清冷孤孑……

    然而,世人因刻舟求剑犯的错还少?越细的刺,往往越尖锐。

    眼看曹王府和宋盟在决一死战的节骨眼上竟然有为了掀天匿地阵而偃旗息鼓的倾向,林陌作为最不认同“林阡是金阵宋阵同时的第一阵眼”的那一个,怎可能不试图对曹王和吟儿的承诺钻空?曹王给了吟儿“林阡绝对不能入魔,否则你要帮父亲镇压他”的先决条件,那林陌就以一个假象横插在真相和世人的双目之间,让林阡在做引领众人的救世之神前成为灭世之魔被世人合力屠灭。

    笑:金宋共融的重任,为何“注定”要由你这个动辄失控的邪魔来担?我偏不信这“宿命”,当你这“灭”灭了,自有我这个替代品,替代你啊。

    所以,那个本身就不稳的承诺,除了曹王之外,金宋谁都有小心思、谁都不能客观,可难道曹王就没有预设立场吗。当然不是,否则他为什么会做两手准备?潜意识里信不过林阡罢了!一见天快亮就迫不及待去天阙峰镇魔,实际他骨子里也不愿给徐辕辩解时间……

    但显而易见的,曹王不会对女儿食言,在处决林阡的各方高手之中,他给林阡的下场俨然是最好的,一如三十多年前他对渊声那样……可三十多年后渊声又引起了什么?曹王,终究是太仁慈……曹王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这越来越明显的缺点,所以才在对弈后授意林陌往后由他率领曹王府。

    这十二个时辰内,不管战狼、忧吾思和凌大杰这些人还剩多少战斗力,林陌都必须稳住他们,掂量他们有多大实用性,确认他们都对曹王忠诚、愿意为曹王府接下来的每个计策肝脑涂地,尤其战狼,那本该是他最坚定的战友,所有细节都要知情和卖力,万万不可信奉天命也倒向林阡那边……否则天阙峰这场“除魔”之战他林陌的人手怎么凑得齐?

    不错,除魔,与镇魔一字之差。

    于是昨日傍晚在死亡之谷,新官上任的他对心事重重的战狼说了几句足以使之重拾斗志的话,用以将他最大程度地稳固和把握:

    “段大人,可听说过‘周处除三害’的典故?”

    “适才浣尘居士说,‘掀天匿地阵和一个可能入魔的饮恨刀同时存在,只怕非但不能抵消,反而相辅相成,稍有不慎便会祸及天下’这‘抵消’二字,不正透露出居士他认为,掀天匿地阵和饮恨刀是‘两凶并立’的关系?”

    “段大人有未设想过,掀天匿地阵的剩余戾气,究竟在最后是被饮恨刀消除,还是与饮恨刀同归于尽,抑或是与他林阡合二为一?”

    “我认为,饮恨刀本就乱人心智,再和那阵法的恶力一起叠加于林阡一身,这说明他便是浣尘所说‘万恶万浊之源’。他既是救世之神,也是灭世之魔,不矛盾。段大人何不替天亡之,刚好能证明:你能入阵也能出,为始也为终,是生也是灭?”

    寥寥几句话,便把战狼骗了回来,令他绝不可能再向着林阡向着宋。

    “虽不改,但认错而知悔”?吟儿怎可以推己及人?林陌几乎可以肯定,转身离开时的战狼,宁可相信了他的话,给自己找到了伫立金营的依据,“林阡还是我该除的”,“辅佐曹王没有错、我不后悔”,“不曾违背我的救世原则、这条路当然不必改变”。之所以还有那么一些心乱如麻,是因为从冷却到重燃终究是需要时间的。

    至于战狼何时会恢复到素日的十成狠戾,继续妄执地疯狂地专杀林阡,那天傍晚,林陌还不知道,却胜券在握、耐心等着便是。

    必须第一个拉拢战狼,因为“时间紧迫,控弦庄且听我调度。”

    “对不起了王爷。”这件事一定要完全瞒着那个和凤箫吟其乐融融的你……

    “对不起了盟主。”某些事我没有来得及、也并不想告诉你

    清晨,当吟儿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出去时,徐辕没有像邪后和慕二那样立刻追上,一则如吟儿所想是为了坐镇指挥不得不慢她一步,二则,他是故意慢了这一步、对大局有针对性的计划和打算,三则,他趁她吸引了金军的大半注意后、轻易就掩人耳目地来到伤兵营的一隅,

    看望那个自己从万尺牢救出的活口,继而压低声音向樊井求证:“已经清醒了?我可以问了?”

    昨晚,盟主带着曹王和高手堂一起回到案发地点时,曾一起从盟军口中得知,万尺牢屠戮事件只有段亦心和轩辕九烨唯二两个活口到底唯几活口?在忧吾思清醒之前,还不是全靠徐辕和樊井说了算?尘雾下,废墟中,他抢下的那个没来得及跑出危险区域的无辜狱卒,正是眼前得到樊井救治很快苏醒的这一个:“天骄!多谢天骄救命之恩!”

    这个人要绝对保密,只能他和樊井你知我知,因为他的预设立场就是林阡被人布局嫁祸的,当了这么多年的匪首他徐辕怎可能不知道不保护此人必会被幕后黑手灭口?!

    但和上一战一起骗十三翼不一样,盟主和曹王府的关系空前亲近,徐辕虽信任她,却无暇、也不忍告诉她还有第三个活口的真相。但他必须稳住和坚定她。他们是南宋三足鼎立啊,他俩不信林阡谁信!

    也好,盟主的焦虑、慌张、所有真实的言行举止,都是给这个无辜狱卒的屏障……然而现在当他心中坦然地准备听那人洗白林阡时,那狱卒却面露十分的痛楚之色:“是主公,真的是主公……”

    “到底发生了什么?”徐辕一愣,仍处之泰然,“你但说无妨。”

    “主公杀得兴起,小的原是去捉拿逃犯的,也被他一刀没差别地砍翻在地,便那时,有两个老者来给他诵经抚琴,小的才勉强拾得一条性命,好不容易轻松些再抬头,却见两个老者已经倒在地上,这时候又有个白衣男人过来,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很快就被他刺中了胸口……”

    徐辕意识到渊声浣尘很可能是在救林阡的过程中猝不及防被杀,但这狱卒没看见过程、他俩不一定是被林阡杀,只是,再听轩辕九烨被杀的过程,却觉得当世没几个人能一刀刺中轩辕九烨要害,难道,就是林阡本人干的?可是,好像又有几点破绽:“天衍门共有九曜,为何不在一起?还有,那琴声和佛经是用来对付他的,为何连你也会觉得不够‘轻松’?也罢,你继续讲。”

    “便那时,比较笨的那个老者醒了,爬起来去救那个白衣男人,主公与他周旋时似乎力有不及,便去对白衣男人攻敌之必救,笨老者险些中计,老道士正好醒来,便拦在主公和笨老者中间说话……我放下心,便晕死了过去……”那狱卒面露苦涩,“适才樊大夫说,他们都已经去世?我看他们都不是坏人,都对主公相当关心……”

    “他们走得都很安详。”徐辕拍了拍他的肩膀,眉头微微蹙起:力有不及?攻敌之必救?破绽越来越多了啊,以半魔态的主公,杀一个已经受了伤的渊声,还会需要武力不够智力来凑?主公如果疯疯癫癫的话,会想到这么聪明的一招吗?

    哼,我猜对了,万尺牢,还真是第三个人刻意布的局……但战狼信念不坚、身受重伤、血未染青衫,那么第三个人其实是……

    离真相更近一步,徐辕原该感到高兴,可是一想到印象里那个无比熟悉的轮廓,他原已拉开待射的弓便有所迟滞,十多年前,他就是在离此地不远的大散关,亲手随老主公一起送走那个人……那是他有所亏欠、万万不能动的人,却也是他因为过分关注、特别在意,而比所有旁人更快想到的人!

    显而易见的是,杀人嫁祸的旧圈套,此番换了一个全新的领袖来主导,才导致了盟军当局者迷、一叶障目、短时间内谁都没看见破绽烈风中骗杀浣尘渊声的玄衣人根本是林陌,轩辕九烨倒地后手中的白发来自于随便一个老者,至于引起了山崩地裂的可也就只是引起山崩地裂的战魔那确实是林阡,所有参与者和被骗者一起移花接木地拼凑出了一幅文县和大散关发生过的令人耳熟能详的剧情!

    没错,那剧情就是林陌策划。

    地点:万尺牢,金军最有益、宋军最顾忌处;

    时间:戌时左右,限定一炷香内的杀近骇远,这是根据前线和万尺牢的距离以及凤箫吟徐辕的脚程来算;

    人物:单纯靠林陌一个当然不够,曹王府其余人未必能知情保密或抽得出身,好在,控弦庄有十三翼早就在棋盘里了

    天助我也,林阡不需要过度引导,本身就朝着越溟河之南这一个方向飞奔,如果说旁人只能勉强地将他带入青枫浦的范畴,那么……当一个流着泪的十三四岁“十三翼”,慌慌张张地拦下他,对他手指万尺牢凄切说主公那里出了事?

    而早在傍晚这个策划还在酝酿的时候,忧吾思作为林阡的师父,便已被林陌派去跟踪他的一个高手、顺藤摸瓜地搜出和咬紧了林阡的行迹……

    万尺牢那时确实已经出了事,小部分罪犯与金谍里应外合越狱,再加数十个恪尽职守的狱卒追歼,用不着任何人动手,双方本就杀得你死我活,然而这场局部动乱一开始并未造成过大的声势,宋盟的消息还没来得及通传天骄,比天骄更厉害的主公就已经到了。

    血腥和杀戮给了神魔一线的林阡刺激,他几乎是一到场就拦路不给逃犯们过、更在林陌意料之内地举起了饮恨刀恐吓:“上啊!再冲我刀来啊!找杀!!”

    然而他何等战力?不知收敛,一不留神,便营造出天地变色、山崩地裂的效果,继而造成的强大声势,顺风顺水地将本就追着他的渊声浣尘、天衍门门人、柳闻因最早引诱到此间……

    真假之手,却在这样的一个断点插入。

    那些人,几乎在看到漫空血腥的第一时间就以为林阡入魔,二话不说地,立刻像当初在灵岩寺那样给他净化,尤其浣尘,连自己病入膏肓摇摇欲倒都不管,心无旁骛地抚琴控制起林阡与刀的冲天巨力,但就在他们好不容易就要压制住林阡的一刹,意外发生了……

    后来人谁都不知道的是,天衍门门人及柳闻因、渊声浣尘二人,原本是分道寻找林阡的。这两路一起靠近、即将相汇时却还存在着一丘之隔,只不过那壁垒在后来被林阡砍没了而已……距离那样近,渊声浣尘的力道琴音确实全用去“救”林阡了,却不知,林阡根本用不着他们救,这漫空血腥也只不过是他俩面前另一个、林阡的镜中人、杀人时借着林阡刀力的虚张声势……

    当发现自己眼前的林阡并未彻底入魔,轩辕九烨最先察觉出不妙,立刻到丘山之后来看、匆匆道了一声“有诈”,可惜话才出口,便被一声巨响淹没。轰一声手起刀落,猝不及防的渊声和浣尘被林陌的永劫斩偷袭成功,两个老者的身影直直坍塌在轩辕九烨的眼前庞然大物的分崩离析,往往只是其在高速运转时,被一只渺小的小虫小雀阻断……

    何况,林陌他武功再如何低微,也终究练了双刀二十年,是南宋武林曾经公认的继承者!

    轩辕九烨虽立刻就到场,却蓦然停在原地失了神,既对陌有愧,又怕他入魔,但又想起浣尘说过他不是永劫斩宿主所以受到的反噬少最多只会疯癫而不会变成魔,再然后……便没有然后了……一道寒光随即凶猛地刺向他的胸膛,他原想立即发力反打,可为什么,朝着那个方向一点力气都发不出……
快3网_宝发彩票 快3网 快3网 快3网 快3网-欢迎您 快3网 快3网-宝发彩票 快3彩票—宝发彩票 快3网-宝发彩票 快3官网-宝发彩票 快3彩票 快3彩票网 快3彩票---宝发彩票_欢迎您 彩票c8|欢迎试玩 快3彩票登录-宝发彩票